长智资讯
当前位置:长智资讯>旅游>回望龚滩 探寻千年龚滩的沧桑传奇
回望龚滩 探寻千年龚滩的沧桑传奇
2019-11-03 18:05:57      

我离开龚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这些天当我离开她时,我能想到的只有古镇的浓浓香味。吊脚楼上的祖父母呼唤着我的身影和古老石板街弥漫的千年时光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作为一个著名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我有幸在龚滩生活和工作了近两年。我记得在过去的两年里,乌江的水被智慧和情感滋润着,我远赴她岁月的长河,欣赏她悠久的历史、灿烂的文化和醉人的风情。与她密切接触,讲述她过去的时光和尘封的飞逝时光,聆听温柔美丽的歌谣和曾经英勇的乌江军号,追根溯源,探索她过去的沧桑和传奇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大山大水,龚滩的精神和身体。石板老街,永恒的龚滩千年古情。怀着对龚滩历史文化渊源的崇敬,我在这座古城的石板街上漫步了几千年,与部队和搬运工、文人和游客、路人和忙碌的商人交谈,倾听他们的感受和梦想。由于古镇没有路,人们仍然走在石板街上。今天,这条石头街隐藏在我们的记忆中。当我们走进去,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生动的历史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龚滩,位于凤凰山脚下,对面是贵州省延河县新井乡。自公元前223年蜀汉皇帝在这里建立汉服县以来,龚滩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。山脉、洪水和河流的屏障使这座古城独立于世界其他地方。一木一瓦,无尽的风情进入了她的眼睛,她漫不经心地走进了尘封了一千年的世界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在漫长的历史中,龚滩是酉阳与外界、人与人之间和地区之间的桥梁。虽然封锁一度阻碍了物资的交换,但交通不便,昔日的青年也因搬迁、重建和水运的衰落而迷失了方向,但古代的镇民就像他们几千年前的祖先一样,一直生活在这里。养育龚滩的乌江,几千年来一直在不停地流淌,小渔船,悠扬的船歌,无数的商人和游客远道而来。据传说,秦始皇烧书坑儒时,逃亡的儒生经过汉中和剑阁,嘉陵到江州(重庆),长江下游到枝城(涪陵),乌江上游,在龚滩登陆,来到酉阳,在那里他们过着远离乱世的生活。据传说,也是在同一年,进攻楚国的秦军穿过这条路线,从龚滩到后溪,再经过游水到湖南的古城溧野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在龚滩的历史上,自航运开通以来,龚滩已成为连接重庆主城遵义、贵州(古亳州)、宜昌、湖北和江浙的重要通道。绵延数千年的乌江承载着武陵山区时代的变迁和商务旅行。它见证了古城的变迁和繁荣,勾勒出了它过去的风光和繁荣。悬崖,这种独特的地形,造就了龚滩独特的土家族吊脚楼建筑。几根支撑在悬崖上的木柱,伴随着木板的吱嘎声,一千年都不会失效。我不禁惊叹于我们祖先的智慧。后来人们还在古镇修建了西秦会馆、四川主庙、侗族祠堂等建筑。一千年后,他们共同打造了龚滩至今仍散发的古韵和醇香。让著名的国画大师吴冠中先生在这里赞美“它是宋城,它是唐街,它是祖父母的家”。就像今天从甘肃、辽宁、湖南、贵州、云南来到古镇创业的郭兴祖、王自南、张银江、齐玉龙一样,他们建立了朝山画廊(Asayama Gallery Homestay)、醉一东里和书店先生,滋润龚坦美丽的脸庞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到目前为止,古镇还保留了一半的仓库,“永定成贵”纪念碑、旧盐路等与盐有关的文物和景点。据史书记载,盐商从自贡等地通过乌江将盐运至龚滩,然后通过北府运回邻近的武陵山区,如贵州、湖北和湖南。古镇成为酉阳川盐古道的起点。龚滩的老人告诉我,自明清以来,政府就在这里建立了盐港。民国时期,还成立了武装盐务局。盐使龚滩出名,成为武陵山区重要的盐运输码头和经济中心。当时,盐港委托盐商向武陵山区出售盐。在那些日子里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经营着南北曲调,在古镇的老街上经营着盐巴和杂货店。结果,这个古镇到处都是商店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老人还告诉我,这座古城起源于巴人和当地原住民的融合。盐运之初,明万历年间凤凰山崩塌,乌江淤塞,形成了古镇。来往于古镇的船只被搁浅、滞留、指向或补给。此时,商船聚集在这里,千帆展开竞争。在一段时间里,古城里有将近一万名搬运工、搬运工和船夫。老人的话仍在他们耳边回响。这座山的屏障使得武陵山区当时只依靠水路。龚滩位于乌江岸边,通过四川盐古道连接乌江和酉水河具有独特的优势。在那些日子里,去武陵的货物和人员在贡滩登陆,去中原的人在这里换水。长期以来,乌江和酉水河就像酉阳的两条血管一样,贯穿酉阳乃至武陵山区的文化经济通道,开启了地理隔离和封闭。几千年来,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人们清楚地记得,在没有川湘公路、渝怀铁路和渝祥高速公路之前,秀山县的人们不得不去重庆和成都,而龚滩是他们唯一的通道。长期以来,乌江就像水上的“渝湘高速公路”。修建了酉阳经龙潭至酉水、沅江下洞庭至江浙富裕地区的交通线路。几千年的龚滩、船如舟、川流不息的人群、繁忙的贸易和珍贵的食盐,已经成为酉阳“钱龚滩和霍龙滩”的坚实物质基础。虽然震耳欲聋的船夫号声、乌江号声和搬运工号声与源源不断的人员重叠,但它们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。然而,乌江、古镇、老街和川盐古道留下的沧桑痕迹引导我们追溯祖先,回到历史的深处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曾经回荡在乌江水道、川盐古道和石板古街的洪亮鼓声中,飘扬的狩猎旗帜和奔腾的商旅,就像一个文明的纽带,为武陵和中原文化的交流和交流搭建了一座桥梁。从晚唐开始,五代十国,或流亡,或游历山水的关秀、孙昌无极、刘禹锡、黄庭坚、柳宗元等文人,从汉水、清江到乌江,在龚滩留下他们的足迹。根据传说,黄庭坚被降职到彭水,在听到美丽的风景后来到红坛。他开始在古镇的“旭峰大院”创作他的杰作“石柱碑文”。这些文人的到来,把中原文化带到了龚滩,建立了龚滩的千年语境。它还加速了武陵中原文明的生根,丰富和完善了武陵山区灿烂的土家族苗族文化。

摄影/邱宏斌

摄影/邱宏斌

静静地回头看着龚滩,我看到成千上万的游客在古城里寻找他们古老的乡愁,亲吻着岁月的芬芳。如今,龚滩重生,打造了“花城、非物质文化遗产城、小品城”三大品牌,找到了历史、风景、风景的传承和利用之路。然而,我的思想仍然是古城的古老面貌和繁荣景象。因为在尘土飞扬的岁月里,总有一种情感和灵活性让你热泪盈眶。

技巧

我收集了一些关于龚滩古镇的旅游灵感,适合与每个人一起体验。

这是今年最好的戏剧。

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者:邱宏斌发布时间:2019年9月18日

甘肃快三